從 4000 人到 30 人公司的一些記錄

我在2020年的時候從原本的大型顧問公司,轉任到現在的小型環境顧問公司。希望可以透過這篇文章稍微整理一下我目前的這份工作,雖然同為永續領域的顧問,但與上一份工作的性質還是差蠻多的,想讓大家知道企業永續的顧問也有不同的型態,讓大家在職涯選擇時有多點參考。

Photo by Mateus Campos Felipe on Unsplash

概要

我現在任職在一間小型的環境顧問公司,規模大概 30 人,總部在香港,在亞洲多個城市有辦公室。公司主要提供企業環境議題相關的諮詢服務,包含了碳管理、能源管理、水管理、廢棄物管理等等。公司內有顧問、工程師還有支援行政作業的內勤人員,大家都很習慣遠距離透過視訊或電話進行溝通與作業。

專案類型

現在這份工作的諮詢內容非常聚焦在環境面的議題上,尤其又以碳管理、水管理的議題為主,而我負責的又以供應鏈相關的專案居多。除透過資料分析幫企業了解供應鏈裡的管理熱點之外,也有透過品牌與供應商合作,進行減碳評估、設立目標的專案。而 ESG 裡頭的治理與社會面的相關專案,就完全不會碰到了。

專案的組織結構與一般的專案管理差不多,會有一個 PM,負責專案的時程管理、品質管理、客戶溝通等等,也會有一到多個專案成員,負責專案的分析與執行。比較特別的是,因為專案類型的緣故,若是跟客戶端涉及比較技術面的討論或是專案的交付會需要技術面的投入,該專案就會有工程師加入。工程師會以他們電氣、機電背景與經驗提供技術面的建議。

若是以資料分析、情境分析、載依據分析結果提供建議這種類型的專案,則專案團隊的組成就會以純顧問為主,工程師比較少加入。

工作型態

比起上一份工作,我現在任職的顧問公司相對小很多,雖然規模不大,但是一個很國際化、很多元的工作環境,公司在東亞、東南亞、南亞、歐洲有辦公室與員工,大家平常都是遠距溝通與討論。

服務的客戶則以外商為主,所以工作使用的第一語言是英文,但如果純粹只是跟台灣或中國的同事\客戶開會,就還是使用中文。也因為這樣跨洲際的客戶組成,客戶通常都在歐美的時區,有時候必須配合客戶的時間在早上八點或是晚上八點開會,這是我認為比較需要適應的地方。但像這種一般工時以外的會議,就不會強求你人要在辦公室,可以在家裡開會。

也因為同事與客戶都散佈在各地,我們的工作地點也相對來說蠻有彈性的,尤其在前陣子台灣一波隔離後,大家對於在家工作也都很適應,雖然有固定的辦公室,但基本原則是只要能夠依照專案時程與期望將工作完成,工作地點都不會有太強硬的限制。

跟大顧問公司相比,最大的差異?

我的上一份工作是在四大的永續服務團隊裡任職,兩間公司不但規模相差很多,工作環境也因此有很大的差異,我個人感受下來最明顯的差異是

  1. 完整制度 vs 自由度:這點應該是所有的大小公司都可以感受到的差異,我感受特別深的是 (a) 內部行政流程所需要的時間差異 (b) 資源的豐富度差異。也是各有好壞,很看個人喜歡與適合哪種環境,我這邊就不贅述。
  2. 議題廣泛 vs 聚焦:之前在四大任職時,治理、社會、環境面的專案或議題研究都會碰到,但專案的範疇大多還是以比較永續整體性、大方向為主。而現在則完全聚焦在環境面,並會更深入地針對裡面的子議題做更執行層面的專案,社會與治理的議題就完全碰不到了。
  3. 本土客戶 vs 國際客戶:大型的永續顧問公司因為在各個國家都有分公司,台灣分公司還是以服務台灣的客戶為主。現在的小型顧問公司,則是以服務國際客戶為主。除了剛剛提到的時差問題,另外比較明顯感受到的是,面對國際客戶,他們大多對永續已經很有概念,並且認同永續就是企業該負的責任,很多時候是他們直接拿著很明確的問題與需求來找顧問的。相較之下,台灣本土的客戶在談 proposal 的階段可能還會需要花比較多時間解釋永續的概念給不同的部門、創造 buy-in 等等,也有比較多企業還停留在很「得獎導向」的公關心態。但相對的,如果你想要深耕台灣,那當然還是希望可以對台灣企業發揮你的影響力,且這樣的專案經驗才會讓你更了解台灣永續發展的現況、熟悉法規的走向、貼近台灣的產業。
  4. 出差 vs 線上會議:上一份工作會需要常常跑客戶端,去開會、討論,例如在南投的客戶你就要先搭高鐵再轉計程車,幾乎很少你一整週可以人完全待在辦公室。現在這份工作則是完全線上進行,呣,這點當然還是多少有受到 COVID 的影響,不然其實也是需要一定程度的在國內或國外出差的。
  5. 業績壓力:這點想特別提出來,因為大部分名字響噹噹的顧問公司,都有很大的業績壓力,老闆看到永續這個市場有很多機會,一年壓的業績目標比一年誇張,這樣的業績目標如果管理得不好,或是專案時程沒有搭配好團隊擴張的時程,會讓既有的成員工作負擔很重。現在的小公司,則相對來說比較有餘裕可以挑選真正適合公司發展方向的專案,或是做「我們才能做」的專案。

以上是目前在新工作待了快一年半的一個快速整理,希望對將永續顧問做為職涯選項的你有幫助,也歡迎在本文下方留言發問或討論 :)

想達成淨零碳 net-zero 目標,你想清楚了嗎?

Photo by Erik van Dijk on Unsplash

COP 26 剛結束,科學基礎減量目標倡議 (SBTi) 也剛公佈了 Net-Zero 目標設定的準則,剛好也到了台灣每年底熱鬧的各種永續年會、研討會季節,淨零碳 net-zero、碳抵換 offsetting 絕對是會延續到明年的熱門永續關鍵字。

相信也有許多台灣企業在籌劃要去買「碳抵換」(然後藉著話題性發一篇新聞稿,或成為永續報告書素材),但碳抵換從過去的二十年一直到現在都充滿爭議,碳抵換真的是有效的手段嗎?

UN GLobal Compact 的碳抵換辯論

2021 年 11 月底 UN GLobal Compact 也對此發佈了一個很有意思的報告 DEBATING CARBON OFFSETS:THE ROLE OF OFFSETTING IN THE TRANSITION TO NET ZERO,他們找來各方專家,舉辦了一場針對碳抵換的辯論,並將正方與反方的論點記錄下來。

透過 medium 的 writer 機制,成為共同作者

Photo by Andrew Seaman on Unsplash

無論你也喜歡寫關於環境議題、社會正義、公司治理等任何面向的永續文章,歡迎成為「永續雜想」的共同作者,請跟我們聯繫,歡迎你來加入我們,讓你的文章也出現在這個 publication 上。

若你有文章想要投稿到永續雜想,請在本文章下留言『我想投稿』,我們就會把你加為 writer,你就可以進行投稿了!

投稿前請注意

請特別注意以下三項事項

  • 請檢查錯字
  • 請在文章裡放上一個封面圖片,並確認該圖片的使用是合法的。例如,直接使用medium的圖庫並保留作者出處
  • 若文章中有任何引用,請在文章底留下參考資料的來源

文章分類

Medium Publication 是依據文章使用的 tag 來決定文章會出現在哪個分頁,只要在你投稿的文章內加入對應的 tag,就能確保你的文章出現在你期望的分頁中。若你對文章的分類有任何建議也歡迎跟我們溝通。

另外在「所有文章」分頁裡則會呈現出永續雜想的所有文章。

從識別、合作到追蹤的三大步驟

隨著越來越多企業與品牌開始訂定減碳目標,範疇三的減碳也開始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而其中一大排放源就是來自我們在供應鏈上游的製造與生產。

Photo by Marcin Jozwiak on Unsplash

供應鏈減碳是十分複雜的議題,這篇文章希望能夠從策略面的角度,來談規劃供應鏈減碳需要考慮到的事情。內容將會切成三大部分:

識別供應商 > 決定如何與他們合作 > 執行與追蹤

1. 識別供應商

了解產業的供應鏈熱點:

當你望向你的供應鏈上游,一級、二級、三級的供應商一直到最前端的原物料生產/採集,中間的這些階段,哪一個節點是最耗能?產生最多碳排放的? 許多品牌或企業會透過產品的生命週期評估 (life cycle assessment, LCA) 來了解供應鏈當中的排碳熱點。以服飾與製鞋業來說,就以染整、紗線製造是供應鏈的碳排熱點,這兩個製程就佔了供應鏈一半以上的溫室氣體排放。當你了解了熱點,就可以針對熱點的工廠去做了解、溝通以及提供減碳的協助。

了解自己品牌的供應鏈:

對很多企業來說,供應鏈內的排放就像一個迷宮,看不清楚有多大也看不清楚有多複雜,更別說想一眼看到盡頭,因此很重要的第一步就是收集情報。

情報的著手點顯然是從最簡單的開始 — 我們自己內部的資料,根據我們的未來商業策略以及目前的採購資料,我們可以定義出關鍵或策略的採購品項以及對應的一級供應商,針對這些廠商,我們需要進一步去了解他們的上游工廠有哪些,或是直接向他們收集碳排以及碳管理的現況。

對於一些產業來說,這件事情相對容易得多,因為產業間已經有成熟的平台在收集工廠的環境績效資料,例如紡織服飾業普遍使用的 higg FEM ,品牌可以透過平台來邀請、收集工廠的能源使用、逸散排放等資料,並打包下載供分析使用。 對於新接觸供應鏈的環境管理的產業來說,一切或許就得從頭開始,必須個別與關鍵的供應商做接觸,向他們收集能源與碳排相關的資料,所需要的人力以及溝通成本就相對高上許多,這個時候若可以與產業內的同儕合作,達到一定程度的供應鏈環境資料共享、共同稽核等等,絕對可以省下許多成本。

2. 決定如何與供應商合作

訂定供應鏈減碳目標並規劃如何達成:

當資料收集到一定的程度,就可以透過供應商的分類、採購資料以及碳排資料來計算碳排基線與建立模型進行情境分析。這些資料也可以協助企業模擬需要邀請多少工廠加入行動、不同類別的工廠分別需要做到什麼程度的減量,才能協助品牌達成目標,逐步形成一個供應鏈減碳計畫。

品牌擁有的時間與預算有限,如何將這些資源利用在最有效的供應商合作,將減碳成果達到最大化,就是這個減碳計畫需要安排的。

讓供應商/工廠動起來:

有了減碳計畫,你應該知道主要的排放來自於哪些工廠,並且準備好聯繫他們,開始向他們溝通、要求他們進行減碳。 一般來說,品牌對供應商可以採取的手段有三種 :

  1. 強制要求
  2. 提供資源/資訊
  3. 誘導供應商之間的減碳績效競爭

第一類的做法適用於在採購面比較強勢的品牌、對其直接供應商有高度影響力的大型企業,二三類則是大多數的企業都可以使用。 不論採取哪一種策略,工廠通常會需要一些誘因來進行這些減碳計畫與措施,企業可能會需要幫工廠分擔一些能源評估的成本(2),或將減碳的績效與訂單做掛勾(3)等等,工廠通常也希望可以明確的知道品牌客戶的期望,因此品牌端對工廠的溝通記得要明確、一致,也記得要能從工廠那裡得到意見反饋,供應鏈減碳是一個長期的合作與互相學習,品牌若只是強壓著工廠做,卻沒有提供相對應足夠的協助,除非真的在採購上非常強勢,不然通常行不通。

3. 執行與追蹤

這個階段也是最耗費心力的階段,企業需要一對一的向工廠進行溝通,了解每個工廠的實際狀況與所遇到的瓶頸,定期評估工廠的成果以及配合意願,再將資料收回做整體性的分析,以了解整體供應鏈的減碳進度,主要可以分成五個面向:

  1. 持續與定期的溝通:
    透過供應商教育訓練、電子報、供應商大會、定期採購會議、供應商準則、供應商績效評估等各種溝通管道,持續的向供應商傳達減碳的期望,並提供清楚且一致的說明。針對減碳重點工廠,甚至需要有定期的環境績效會議,能夠與工廠深入討論細節。
  2. 合作模式:
    將供應商分成不同的類別,進行不同強度的減碳合作,有效地分配資源,讓減碳成果達到最大化。
  3. 提供資源與支持:
    包含財務上的支持、資訊的分享等,前者可能是跟工廠分攤能源評估、減碳投資的成本,後者可能是舉辦教育訓練、工作坊等分享減碳技術資訊或實務案例等。
  4. 追蹤與報告:
    在定期的碳排資料收集與報告方面,資料的品質是關注的重點,有些品牌會要求年度資料必須經過第三方的確信。報告的頻率上,也有越來越多的品牌開始要求每季度甚至每月度的供應商資料更新,若能夠在產業間取得更標準化的報告方法(例如使用共同的資料收集平台/工具),則能夠幫助供應商減少在資料報告時所需要的人力與時間。
  5. 獎罰機制:
    準備好紅蘿蔔與棍子,讓供應商有誘因來執行減碳行動,常見的做法包含:
  • 在招標中優先考慮減碳表現出色的供應商,或以不同的方式將環境績效作為採購決策的一部分,如將減碳績效納入供應商評分卡,讓供應商有感「減碳績效」跟「訂單量」的連結性
  • 透過供應商大會等等的場合,給予減碳優異的工廠口頭嘉獎或表揚,刺激供應商之間的競爭意識
  • 當經過不斷的溝通,供應商仍不願意配合減碳行動,需有一套更換供應商的機制,將訂單轉到更低碳的工廠,這通常是最後不得已的手段
希望以上的資訊能夠給想要著手進行供應鏈減碳工作的你一點方向,如果針對以上的哪一個項目想要進一步討論,也可以在這篇文章下留言,或是直接跟我聯絡。

參考資料與延伸閱讀:

Value Change in the Value Chain: BEST PRACTICES IN SCOPE 3 GREENHOUSE GAS MANAGEMENT

201 個國家,201 個與 SDG 相連的夢想

《 We have a dream》 這本書是由兩個日本青年 Taichi 市川太一 & Ibun 平原依文發起的計畫,裡面紀錄了201國家的人們與他們與 Sustainability Development Goals 永續發展目標 (SDG) 相連的夢想,並從日本開始,將這些故事分享給高國中小的年輕人們,期望能有更多 next gen 也重視這些議題。

這本書裡有什麼?

你在這本書裡,可以找到 201 個來自於世界各地的故事與夢想,是 Z 世代和千禧一代在他們的國家面臨的挑戰、他們打算如何行動?他們夢想怎樣的未來?這 201 個國家青年領袖分享他們的心得與體會。

這些故事和勇敢、熱情的話語將幫助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了解我們的地球,您甚至可能會鼓起勇氣向未來邁出決定性的一步。

儘管來自各個國家和地區的代表在不同的環境中面臨著不同的挑戰,但他們的夢想有一項共通點 — 這些夢想與 SDG 重疊,而這些 SDG 是世界各國到 2030 年要一起實現的目標。通過一步步實踐我們自己的個人夢想,這本書告訴我們,我們可以為實現 2030 年的目標出一份力 — 甚至可能比我們曾經想像的能走得更遠。

比爾蓋茲定義了「Green Premium」,這個概念幫助我們理解達到零碳經濟有多困難

什麼是綠色溢價?

當我們過去在計算石油、天然氣、煤的成本時,不會把他們連帶的環境破壞或外部成本一起計算進去,也因此,多數的低碳或是零碳的替代能源價格都比傳統的石化燃料高,而這些多出來的部分,就是綠色溢價 Green Premium。

Photo by Li-An Lim on Unsplash

如果你在大學有修過基礎的經濟學或管理學,那你應該不是第一次聽到「Premium 」這個詞,中文常翻作「溢價/升水/貼水」等等,在這裡指的是消費者為了購賣甲產品「願意多付的錢」。而 綠色溢價 Green Premium 則是指為了購買更環保、更低碳的產品,而必須付出的價差。

比爾蓋茲認為,「綠色溢價」定義了現在我們在轉型低碳時面臨的成本阻礙,簡單的說,就是環保的東西太貴了,企業們不願意付出高額的綠色溢價來使用更環保的技術或能源。

綠色溢價的概念可以應用在不同的領域中,可以有電力的綠色溢價、電動車的綠色溢價、零碳燃料的綠色溢價等等。

了解綠色溢價可以做什麼?

過去我們在談到溫室效應或氣候變遷,通常都是用原始排放數據做為衡量的基準,例如全球現在每年的總排放約是 510 億噸;台灣現在每年的總排放約是 300 百萬噸,這個數據可以告訴我們距離我們的減碳目標或零碳排的距離還有多遙遠,卻沒辦法呈現我們要達到零碳排會有多「困難」。

綠色溢價則可以部分呈現這個問題,當零碳方案與石化燃料間的價差存在或過高,即便富裕的國家可以負擔,也很難實現普及化,因為相對貧窮的經濟體、甚至是中等收入的經濟體都不見得可以負擔得起。

而當綠色溢價接近零,或甚至是負的,表示該項潔淨技術的成本已經和傳統手段並駕齊驅,甚至更便宜,那要使這項技術普遍化,至少就成本面來看,不會有太大問題。

記住綠色溢價這件事,記得問溢價夠不夠低、中等收入國家是否負擔得起? — 比爾蓋茲

算出了綠色溢價,然後呢?

當我們估算出所有低碳、零碳方案的綠色溢價後,我們就必須回過頭來問,我們願意為環保花多少錢?我們負擔得起現在的溢價嗎?

若是溢價低,已經可以負擔,那我們是不是還有別的阻礙?例如政策、消費習慣等等,這些要怎麼解決?

若是溢價仍高,則表示這個領域還有空間讓新的技術、新產品來降低溢價,若是對投資綠色產業有興趣的政府、企業或投資人,綠色溢價過高的技術與產業,可能就是最需要創新突破與資金投入的地方。

在比爾蓋茲2021年推出的新書《如何避免氣候災難》中,他也透過綠色溢價來討論了氣候變遷的許多不同面向,另外他也在他的部落格 Gatesnote 有專文解釋這個概念,若是有興趣的話可以去讀讀看。

書摘

《艱困時代的經濟學思考》從經濟學角度來思考氣候變遷,我們真的能夠阻止它嗎?

最近在讀《艱困時代的經濟學思考》(Good Economics for Hard Times),這本由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得主「寫給一般人」的經濟學書,前面幾章從移民、國際貿易講到經濟成長的停滯,第六章「水深火熱」的內容則是人類不斷追求經濟成長所帶來最直接的影響--氣候變遷。

氣候變遷是不公平的

人類為了追求經濟成長所耗費的能源,是全球碳排放的主要來源,也是造成氣候變遷的主因,但其實並不是所有的人類需要負的責任都是同等的,富裕國家以及各國的有錢人們,對氣候變遷有多數的責任。

碳排放的產生,大多是為了生產「富裕國家/有錢人」所使用的產品與服務,平均來說,當你的個人收入增加 10%,你的個人碳排放也估計會增加 9%。但若是談到是誰在受到極端氣候衝擊的第一線,則最頻繁承受、也受到最多傷害的,卻通常是貧窮國家。

造成最多污染的10%人口產生了50%的全球碳排;而污染最少的50%人口僅產生略多於10%的碳排。

開發中國家的取捨

當平均氣溫超過一定水準,酷熱的天氣會影響農產的收穫、降低人的生產力、危害健康,進而影響人的所得。當科技可以介入時,例如利用冷氣來適應高溫,則可以減緩上述的衝擊。

但事實上,在窮國,冷氣還不是人人負擔的起的東西,隨著發展中國家所得的提升,有越來越多家庭可以負擔得起較便宜的冷氣,但較便宜的舊型冷氣使用的是氫氟碳化物 (HFCs) ,它不但是氣候變遷的幫兇之一,對氣候的影響更遠比二氧化碳劇烈。因此這些國家面臨一個可怕的取捨:

拯救現在的生命;

或協助減輕氣候變遷以拯救未來的生命。

2016 年,蒙特婁議定書通過「吉佳利修正案(Kigali Agreement)」,全球的國家分成三個階段逐步削減 HFCs,以印度為例,它所屬的開發中國家第二族群國家將會等到 2028 年才開始逐步淘汰 HFCs,印度政府選擇了拯救現在的生命,而不是立刻處理氣候變遷的問題。

令人擔心的是,在 2028 年前的這段時間裡,使用 HFCs 的冷氣可能在開發中國家快速銷售與普及,而這些設備也在 2028 後持續運作好一陣子,這可能會在未來使人類集體付出相當大的代價。

魚與熊掌可以兼得嗎?

經濟學家 Stern 在 2006 年的一份報告指出「能源技術和經濟結構的變化會降低碳排放與經濟成長的對應性,如果我們可以推動有力的政策,已開發與開發中國家都有可能大規模的去碳化,同時保持經濟成長。」而為了穩定這樣的碳排放,每年必須承擔 GDP 1% 左右作為成本(其實並不多)。作者提出用政策(像是碳稅、或是環保補貼)來鼓勵投入研發創新的環保技術,讓經濟結構慢慢轉型成使用乾淨的能源。

但也不難想像當石化燃料的需求減少時,它們驟跌的價格會讓人更有理由去回頭使用它們,所以也不能太樂觀。

減少消費才是真理

在採用環保技術時,很多時候並不是能夠同時節省成本的。除了大多數的工程模型預測太樂觀、高估了可節省的能源外,企業與家庭也可能「覺得自己節省了能源支出」因而增加生產與消費,造成整體的碳排放沒有減量或十分有限。

作者認為許多影響能源消費的行為都是「習慣」造成的,例如習慣了吹暖氣就越來越不耐冷,但其實只要多穿上一個毛衣說不定就可以省下很多能源消耗。又例如開車/騎車與搭乘大眾交通工具,常常也是一個習慣的問題,當你真的習慣了搭公車/捷運,其實也沒有你原本想像的不方便,改變了之後維持新做法其實容易得多。另外,我們花錢購買的一切產品與服務也都會消費能源,而要改變這些習慣、偏好或是品味是困難的。

困難,但是可以改變的。作者把「能源消費」比喻成一種「上癮」,像是香菸,那是否對它課以重稅就能夠減少消費呢?就像我們對香菸所課的稅一樣,如果對消耗大量能源的商品加稅,就可能改變人們的消費習慣。

有意義的重分配

調整並適應能源消費的習慣,對富裕國家仍舊是比較容易的,因為他們所需要調整的大多是比較「奢侈」與「不必要」的習慣,並不真正影響他們的生活水平。但在開發中國家,例如印度的農村,增加能源消費通常指的是讓當地人可以不用過一個不舒服與危險的生活,他們應該有權利可以增加能源消費。

但回到前面的討論,開發中國家如果不加以管制能源消費,暫時的寬鬆政策可能會造成永久與不可逆的後果,且這些開發中國家通常也面臨著嚴重的空污問題,已影響著他們國民的健康,如德里的霧霾已經正在奪走人命。但作者認為,只要有足夠的政治意志,能夠把不同人拉在一起合作,補貼窮人讓他們可以跳過老舊技術直接採用新技術,讓菁英階層分擔這些其實不高的成本,大家的生活品質就可以得到提升。

而除了國內的貧富重分配,另一件可以做的事情則是國際間的重分配,由富裕國家來資助開發中國家,讓他們跳過使用高污染的技術階段,因為窮人的消費並不高,幫助他們改善生活的同時也減少碳排放所需要的花費,是最富有的國家們可以輕鬆負擔的。

作者在最後提出一個要避免的重點,就是使得話題流向窮國的窮人與富國的窮人之間的對立,當有錢的國家通過課稅來減少本身碳排,並資助窮國環保技術,也可能會降低自己國家的經濟成長(也有可能不會?本書的另一個單元就是在講其實「我們並不知道經濟成長從何而來」)而衝擊本國窮人,但如果政策設計得當,就能夠讓大部分的代價由富國的富人來承擔。

到底是作為外部顧問好,還是進產業裡好?

這篇文章邀請到友人W來跟我們分享,W在永續職涯中曾經有過角色的轉換,這次的訪談合作將以這個為重點,請他分享在永續的領域內作為第三方的顧問角色,跟身為企業內部的永續負責人員,兩個職位有什麼異同、分別有什麼吸引人的地方。

歡迎來到永續職涯系列的第二篇文章,為了可以提供大家更全面的永續職場相關的建議與心得,這系列也將會廣納永續同溫層內的各種心聲,希望能給大家更多幫助。

今天的文章邀請到友人W來跟我們分享,W曾在台灣擔任永續發展顧問約四年多的時間,現在則是在荷蘭企業的 in house 永續團隊中。W同時也身兼 Bistro S — 荷你聊永續 的編輯,以臺灣人的視角,和你聊聊永續的二三事,分享歐洲如何實踐永續發展於產業及日常生活。

因為W在永續領域中曾經有過角色的轉換,這次的訪談合作將會著重在這一點上,請他分享在永續的領域內作為第三方的顧問角色,跟身為企業內部的永續負責人員,兩個職位有什麼異同、分別有什麼吸引人的地方。

外部顧問跟內部永續團隊,這兩種職位有哪些主要差別?

先從工作內容與性質講起,兩個角色相同的部分是不管是對企業本身或顧問來說,reporting 以及 DJSI 等國際評比的資訊揭露的工作內容都是不可避免的,兩個角色都需要幫公司整理資訊、思考問卷背後的邏輯與評鑑的期待、找到合適的答覆等等。

相異的部分則可以分成幾點:

  • 專案的多樣性:顧問的角色會因為客戶的不同、專案的不同,而有機會碰到不同產業、不同領域的工作內容;企業端的內部人員則會相對是專注在單一產業。
  • 接觸的利害關係人:身為顧問,最重要的就是把客戶服侍好,幫客戶把問題解決,通常面對的是專案窗口,或是協助與企業長官溝通,情況相對單一;但若是進到企業內部,就會需要直接面對所有與永續沾到邊的各部門窗口以及其老闆,如何透過各種招式說服不同單位來協助你推動專案,就會變成很重要的課題,花在溝通上的時間很多。如果專案涉及到範疇三,則更會包含到各種外部的利害關係人,這裡不及備載。
  • 專案執行深度:顧問受限於合約的專案範疇,可能會因為這些因素而沒有辦法真正深入的為客戶從根本解決問題,甚至可能第一個階段的專案做完,客戶卻決定換一家顧問而中斷合作,客戶也可能會因為涉及某些較敏感的議題,而不願意把真正阻礙專案推動的原因讓顧問知道;但身在企業其中就不一樣了,專案可能就像你的孩子一樣,你要從小到大的事全都包之外,還要看著它出生到慢慢長大。

一系列永續圈從業人員的心得分享

寫這個 medium 前前後後也好一陣子了,而從後台的數據觀察,可以發現這其中最受歡迎的幾篇文章,都是跟「企業永續顧問」有關,我想是一來有越來越多人關注這個領域,並且考慮將永續作為職涯的選項之一;二來是目前網路上對於永續這個職涯領域的中文資訊很有限,我的幾篇文章就成了少數可以參考的內容。

相信這些讀者當中,也有一些人目前還在探索,覺得永續是個新領域,不確定自己是否真的對這個有興趣;有些人則是不得其門而入,也許是因為之前的學經歷背景太不相關,很難找到切換到永續職涯的那個切入點;另外有些人則是進來了之後,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走,不知道永續的職涯發展會長什麼樣子。而【永續職涯】的系列文章們,則希望可以為這些眾多問題提供一些參考的答案,而這篇文則是這系列文的第一篇,希望可以透過這三個小撇步,帶給你們一些靈感:

1.好奇心

最近讀到 Paul Graham 的一篇文章 What You’ll Wish You’d Known (這篇文章原本是寫給高中生的,但我想有一些重點在成年人也通用) ,文章裡面提到你要怎麼找到你真正想做的工作呢?他認為「熱情」不是一個好答案,「好奇心」應該更貼切。

If you want to do good work, what you need is a great curiosity about a promising question.

大人的好奇心比起什麼都要問為什麼的小孩子是有差異的,應該是更聚焦且更深入的,而好奇心會讓你有動力去做很多事情,好奇心會讓那些工作變得有趣,而你要做的,就是找到那個領域。永續領域的工作應該也是如此,你是否對這個領域有源源不絕的好奇,想更深入的了解其中的某些議題?你最想解答的那個「大哉問」,是不是跟永續有關呢?

That’s what you need to do:

find a question that makes the world interesting.

而我認為,對於做到現在熱情被消磨到覺得迷惘的永續從業人員們,也可以重新想想這個點,有點類似回到初心,回想當初自己為什麼想踏進這個領域,是不是有這樣的「好奇心」驅使著你,而要怎麼透過這樣的好奇心,在你接下來的職涯規劃裡面做出改變,問更多對的問題。

2.永續職涯情報收集

在這個台灣相對不成熟、職位選擇仍少的永續領域工作,我其實時不時就會檢視自己現在的職位,跟自己對短中長期未來的規劃(或想像,計畫實在趕不上變化)。其實在歐洲、美洲,永續發展跑得比較前面,在永續職業圈的人們也相對多,而我要做想像或規劃前總是需要情報與資訊,於是我另一件很常做的事情,其實是上 LinkedIn 下關鍵字搜尋也在永續領域工作的陌生人前輩們,看他們的現在的職位、需要負責的工作內容、台灣未來是否有可能有這些新的職位、他們過去的經歷如何帶他們走到現在的位子,舉例來說:

  • 如果她是一家公司的 CSO ,她待在這個產業多久?她待在這家公司多久?她曾經經過什麼樣的角色轉換?那些角色可能需要什麼樣的能力與專業?
  • 如果他是資深外部顧問,他專精的領域或產業是什麼?他一直以來都是顧問嗎?他有做什麼樣的行動來建立個人品牌嗎?

然後這些情報可以拿回來反問自身,舉例來說:

  • 這些職位是我未來想做的工作嗎?
  • 我是否有這樣的專業能力?我要怎麼建立這些專業能力?
  • 現在的工作能夠幫我取得這些需要的競爭力嗎?
  • 個人品牌方面,是否有我可以效仿的行動?

如果可以找到經歷跟自己很相像的人,某種程度上也可以給自己打打氣,並看看類似經歷的前輩們有些什麼選擇。

3.職涯訪談

如果當你想要踏進一個新的職涯領域,或是覺得職涯遇到瓶頸,但無從著手時,有一個非常好的收集情報的作法是做「職涯訪談」,這個方法是我從《做自己的生命設計師》一書中學到的,雖然我自己還沒有試過,不過有帶著兩個現在正要從大學畢業的學妹在做這個練習。

概念是透過「職涯訪談」去更了解你想進入/到達的那個領域與職位,收集情報的同時,透過進行「有做好事前準備」的訪談,展現你的積極度與軟實力,讓那位受訪者對你留下印象,在未來如果有合適的招募機會,你也許就是他聯絡的對象。

LinkedIn 在這裡也有一個好用的地方是,你可以直接跟那些陌生人聯繫,詢問他們是否願意跟你喝杯咖啡、進行 30 分鐘的訪談,若進行的順利,這個陌生人說不定就成了你的人脈。書中提到一個重點是,不要把這個當成一個他對你的面試,而是當成你對他的訪談、請他分享,大部分的人其實都願意給予他人一些無傷大雅的幫助,即便是陌生人。

永續職涯系列文章

而我在這個領域工作了一段時間,也因緣際會認識了很多在永續領域,但經歷不相同的人們,一方面也想跟他們聊聊對這個領域的想法,一方面也想趁機請他們分享一下在永續圈工作的心得,因而有了這個系列。

大家如果對於在永續領域工作有興趣,還敬請期待接下來的幾篇更新!

Yunli Wang

Asia-based Sustainability Professional🌏 Snow Boarding Novice🏂 OYW Ambassador💙 https://linktr.ee/yunliwang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